《我與黃梅戲》

              2020-07-27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我與黃梅戲     皖  人

              我是個戲迷,然而,我最迷的是黃梅戲。

              每當我從收音機里聽到那令人神怡的黃梅戲時,我便象回到了生我養我的故鄉;每當我出差或探親涉足安慶、銅陵一帶,總不免懇望友人陪我看場黃梅戲;每當家鄉的黃梅戲劇團來南京演出,我都要買張票盡興盡趣。

              呵,我愛黃梅戲。

              兒時,我幾乎成天泡在鎮上那個民間黃梅戲團里?块T框,騎門坎,偷學了不少黃梅戲唱段。象《打豬草》、《鬧花燈》、《天仙配》等,我能大段大段的唱下來。父親怕我走了“邪”,在我報名上學時就叮囑:少哼黃梅調,專心念書?墒俏夷?有時竟在課堂上哼起來。到了五年級,我的黃梅戲唱得尚好的了。在各匯演中。我演過許多黃梅戲折子戲,后來因在師生合演的《天仙配》中飾演董永而“舉區聞名”。

              我從小戲不離口,十年動亂中還時不時哼哼。我不僅唱,而且還創作小戲。一九七三年,我帶著幾個不太成熟的黃梅戲劇本從部隊退伍到銅陵市工作。我一邊創作,一邊參加業余演出。我演過黃梅戲小喜劇《軍民一家》里的小戰士,也演過黃梅戲諷刺喜劇《油莎豆》里的老爹爹;我寫過反映知青插隊的獨幕黃梅戲《春燕展翅》,也寫過反映礦山題材的九場話劇《虎口奪銅》?上в捎诜N種原因,劇本均未能與更多的觀眾見面。

              八O年,我調南京工作。心想,大概從此與黃梅戲“拜拜”了?烧l知由于我“戲不離口”,被領導發現我能唱兩嗓子黃梅戲,硬是要我同一位民歌手一起唱“天仙配”選段“夫妻雙雙把家還”。文藝晚會上,我粉墨登場了。好家伙,報幕之后,全場觀眾報以熱烈的掌聲。我站在側幕口,心一下提到嗓眼:怎么?黃梅戲……南京人也愛聽?喲!我這個“老戲臺”反而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。但我很快鎮住自己:要為黃梅戲爭臉,他鄉異地更要唱好。萬沒想到,我每唱完一句,臺下報一陣熱烈的掌聲,我連身邊的“七仙女”唱的什么也聽不清楚,掌聲整個的蓋掉了她的唱腔。在樂隊的伴奏中,我簡直就是與掌聲“對唱”。南京有黃梅戲知音,我有點欣喜若狂,心想,不僅要演,而且還]要寫。不久,我創作了黃梅戲《審鵝》獲南京市一九八四年業余戲劇征文一等獎,報紙,電臺,電視臺均作了報導。

              我與黃梅戲有訴不完的纏綿之情。這些“情”總激勵著我,她使我生活充實,工作熱情,精力旺盛,青春常在。后來,我創作的古裝黃梅戲《丁香花》參加南京白下劇展獲得好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熱點文章
              6701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