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殤

              2020-07-10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
              利用假日前去廣東觀看《中泰拳擊對抗賽》,滿足了一下視餐感受,除了河南籍選手張開印給了觀眾一點點意外與驚喜,余下并沒給我太多感想,惟獨我在廣州的公交車上,遇見一位中年婦女抱著一條穿戴衣服的富貴狗,使我不禁聯想到我以前收留的那只流浪狗,并在心里翻騰,嘆息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大約是冬季,前幾年,一個陽光溫暖的上午,我正在四樓住房窗戶邊曬太陽,一條白色的哈巴狗搖頭晃腦到了我面前。我一看,它身上臟乎乎的,便準備用腳把它踢開,但看到它對我搖尾巴,朝著我裝殷勤的表情,我馬上改變了想法。心想,這只哈巴狗也許是主人遺棄的,現在已經餓了,想向我要點什么吃的,我便起身到屋內垃圾桶內找來幾塊吃剩的骨頭,扔到它面前。誰知這只哈巴狗非常感興趣地啃了起來,一邊吃還一邊搖著尾巴,而我坐在旁邊,有種“救世主”飄飄然的感覺。也許,那段日子里,我正遭受婚姻情感方面的挫折,心里總是一種失落和無助,當見到這只懂事的流浪狗時,心中自然地產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覺,雖然我相惜的對象只是一條狗,但我認為,至少也是一條生命吧!就這樣,我與這條狗開始嬉鬧起來,并給它起了一個名字:“花花”。

              我先是把它抱到衛生間,用溫熱的水給它洗了個澡,然后把它抱到我曬太陽的窗戶底下,它把身子一抖,許多水珠就抖了下來。仔細一看,這是一條非常漂亮的母哈巴狗,全身毛發潔白如銀,眼睛黑黑的,身子滾圓滾圓的,尾巴總是搖個不停。它喜愛吃骨頭,香腸,豬泡肺,很少喝水,從此我的日常生活多了對這只哈巴狗的照料。

              從飲食買菜,我盡量買點有硬頭的鮮肉,同時搭配著買來香腸和豬泡肺,間斷地給它吃。也許是從一開始,花花就感受到主人對它的寵愛,它不需要我任何羈絆,就老老實實地呆在我住房附近。每次我上班,它都要隨我下樓,跟隨我一段路程,直到我喊“回家去!”它才依依不舍地停下來。我小走幾步,一回頭卻發現它還呆在原地不動,我再次大喊“回家去!”它就像個孩子似的不高興,慢慢回頭往回走。

              我每次回家,在住房樓下我必經的弄堂邊,準能發現一條白色的哈巴狗蜷縮在墻邊等我歸來。當我經過時,頭幾回我還沒發現它在墻邊,它就像一個獵人發現獵物一樣,往我直奔過來,有種喜出望外的神態。這以后,我每每經過弄堂墻邊,也會用眼神尋找這位忠實的等待者。

              有幾回,我因下鄉不能回到租住地,我聽家人說,花花在弄堂從中午一直等到傍晚,其間沒有人看到它吃過什么東西,也沒有找過什么東西吃。后來是家人把它抱上樓,它才無奈地結束了等候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次,我正在局內二樓的辦公室整理資料,忽聽到外面有人喊:“把它捉住,把它捉住”我認為是同事審訊嫌疑人,怕嫌疑人逃跑所喊,就沒太在意,接著又聽到同事的笑聲。我好奇地起身,到辦公室外面一看,原來二三個同事正在想著辦法誘捕花花;ɑㄒ灰姷轿,就往我懷內鉆,同事驚訝地問我:“原來是你養的哈巴狗?”我說:“是呦!它怎么跑到單位找到我?”我估計,我上班時,花花就在后面遠遠地跟著我,怕我發現它,就偷偷地呆在我的辦公室附近,想跟我下班時一起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沒有網絡,空余的時間看看電視,再有空的時間,我就逗著花花玩,花花就像個小孩,也從來不惹我生氣,總逗得我很開心。偶爾它用嘴巴咬著室內的拖鞋玩,我只要吼一聲,它就知道放下,我再吼一聲,它就會咬著放回原處。與花花玩著的時候,要記住一件事,那就是不能擰它的耳朵,這是花花最反對的,否則它會裝著咬你的樣子發脾氣。另外,它吃東西的時候,你也不要逗它玩,否則它也會裝顏弄色責怪你。我把手指放到它口內,花花絕對不會咬人,只是象征性地咬著,然后把我的手指推回原處。我經常讓花花“翻跟斗”當然是我抱它翻的,翻多了,它就掙扎著離開你,要么躲在角落里,要么藏到床底下,因此我每回搞衛生,床底與角落都是大掃除的范圍。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相處了二個多月,突然有一天,花花變得有點煩躁不安,時而跑到樓下轉一圈后就返回室內。送我上班有一回,我叫它回家,它徑往對面的馬路橫闖過去,路上的車輛、人流多,我心里一陣擔心,擔心花花亂闖會碰到過往的車輛。后來我聽懂得狗性的人說,花花這些表現,是與人一樣的躁動,母狗到了一定的歲歲是會發情的,舉動就會怪異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擔心還是得到了應驗。那年年底一天大早,冬天冷得出奇,花花不戀窩窩卻像往常一樣送我下樓,我照例叫它回頭,它還是遠遠地怔著目送我步行上班。誰知,我下班經過弄堂,竟意外沒見到花花,心里不禁掛念起來。到了傍晚,還是沒有見到花花,我的心里忽然有種不祥的念頭。到了第二天中午下班,我還是沒有見到花花,我的心突然變得好失落與空虛。我吃飯沒一點胃口,干脆來到附近打聽尋找。兩旁路邊有許多店鋪是做生意的,花花平時喜愛在店鋪邊轉,我找了一家又一家,當找到一個賣水泥的店鋪時,女店主告訴我,昨天上午有一輛大貨車碾壓死了一條白色哈巴狗。頓時,我心里一沉,鼻子開始發酸,但我并沒有在女店主面前流露出來,只是繼續問她,才知道,花花是被一個老太婆拾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花花到底被老太太煮著吃了,還是掩埋了,我有段時間經常打聽那位老太太,卻無從得知。

              花花呀,你也是我的一個好朋友,為什么你“英年早逝”,卻得不到你喜愛的主人收尸!整個下午,我沉浸在悲痛之中,痛著痛著,我竟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。到了吃晚飯的時候,我吃不下,家人又勸我,為了一條狗何必這么傷心呢?但是勸說對我來說,沒有半點作用,我依舊固執著對花花的懷念,直至第二年春天,隨著淡忘心里才舒緩了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至今,只要我看到有被抱著的狗,有被牽著的狗,我都會憶起那個曾帶給我歡樂的花花,雖然只是短暫的二三個月的快樂,但留在我心底,就像一壺沉年美釀,彌足珍貴,花花的過往已定格在我最柔軟的情感深處。

              這次傷痛后,我在心底發誓不再養狗,怕遭受與花花一樣的境況。想想人也一樣,感情是個最柔弱的東西,一旦失落總會讓人痛不欲生,特別是遭受情感方面挫折后,有的人便緊閉心門一生不再追尋愛情。也許,人想通了,人生只不過是一個過程,應該待事拿得起,也要放得下。既然,人來自于虛無,最后又回歸于虛無,其間的過程,只不過是一次跌跌撞撞的夢游,那么,就從現在起,珍惜每一寸光景吧。ǘ疾  黃華清)
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熱點文章
              6701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