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在回途的路上

              2020-07-13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
              清明節的那天。祭祖。我走在回途的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鄉村的小道是坎坷而又泥濘。親戚們已經走在老遠遠的前面。我和妻子不緊不慢,悠悠然然。感覺有點熱,而更多的是累。久不走動的緣故吧!帶去的水果已經吃光,礦泉水瓶也剛扔在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前面,一個身體完全彎曲成九十度老嫗迎面走來,步履踉蹌。她的肩上,不,是背上,扛著一條扁擔,一頭系著一個布袋。我站立住,給她讓道。這,又是一段也是泥濘的小道?匆娪腥私o她讓路,她反而加快了步伐。我很想對她說:您別急,您慢些走,卻又怕驚擾了她那本來就慌亂的步伐。待到她走出那段泥濘,我才向她囑咐道:“阿奶,您慢些走呵!”她于是慢慢直立起她那九十度的身軀,說道:“唉唉,老了,真難!边@時我也看清了她的相貌。是的,確實老了,如松樹皮一般蒼老的臉貌。

              我突然覺得她非?蓱z,心里涌出幾分同情和憐憫。又突然產生一個念頭,我疑心她是仙子,在試探我的良心。

              呵呵,早聽說過這類故事,荒路中遇見形容枯槁、景象凄然的老人,其實卻是仙子,是在試探著路人的良心。若真心饋贈小小的杯水,或少許的銅毫,即回報以萬兩黃金。

              在躊躕中,我幾乎就要掏出幾個小錢,給她送上-------其實也不完全為了日后的萬兩黃金,倒是她的形容確實讓人同情-------卻又覺得,這樣的無端的饋贈,毫無理由可言,心里也見別扭。而況,她也未停下她的步子,而是曲下她那九十度的身軀,又踉蹌向前。

              我終于是失去了饋贈的機會,甚至于可能是失去萬兩黃金。

              我目送著她的背影。她,是為著生存趕集的村人無疑。但卻見那扁擔的一頭懸著的白色的布袋,搖搖晃晃,如墳墓上飄搖的幡帶,更顯凄然。她將走向哪里呢?前面的道路依舊是坎坷和泥濘,是很遼遠的地方才有村落和屋宇。這也是她的歸途。我思想著;厣。走。輕松走過她剛走過的那段泥濘。前面已是小鎮。


              日后,仙子和萬兩黃金在我心里已成笑話。但那九十度的身軀和松樹皮般蒼老的臉面以及那踉蹌的步伐和那“老了,真難!钡膰@息,還有那如墳墓上飄搖的幡帶,總是在我的心頭浮現,環繞,久久不能消退。
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熱點文章
              6701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