麥子熟了,杏子黃了

              2020-07-14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
              北國六月,麥浪翻滾,杏子墜落,田野村莊高唱著豐收的贊歌。

              大街小巷擺滿了黃橙橙的鮮杏,每天看到杏子都忍不住要流口水。正好大姐催促著去她家吃杏。去姐家,不為吃杏,只為換個心情,吃出親情的滋味。

              沿途的麥子大多已收割,光禿禿的麥茬寂寂地守望著裸露地大地。

              村莊周圍的杏樹葉綠杏黃,熟透了的杏子自然的掉落在地上,很少有農人顧得上去撿拾。

              姐在院門外的麥茬地張望,看到我們一家立馬歡天喜地跑上前來迎接。每次看到姐風塵仆仆卻笑容滿面地臉,心里都會涌出諸多的感動和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院中央晾曬著已經收割了的麥粒,顆顆飽滿豐腴,臺階上整齊的擺放著黃橙橙的杏瓣,曬干后好儲存。姐和外甥女忙著切西瓜,洗梨瓜,大外甥端著個小竹籃,喊小表弟(我兒子)去院外摘鮮杏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七十八歲高齡的老公公在給膘肥體壯的牛添草,姐夫忙著翻曬院外麥場還沒來得及碾壓的麥穗。

              麥場周邊兩棵高大的核桃樹被沉甸甸地果兒壓得樹枝垂在地面,剛滿三歲的小侄女興奮地高喊:我長大了,樹變小了,我自己可以摘核桃吃了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忙完了廚間出門喊我一起去摘杏子,說多摘一些給我帶回家曬杏干。趕緊換上大姐的平底布鞋,從右邊的麥茬地鉆進一排杏樹底下,伸手,一個杏也夠不著。外甥女笑著指她哥哥說:要哥哥用長長的竹竿敲打才行,杏樹太高。

              記得前幾年還可以站在樹下摘到不少杏子,怎么一轉眼,杏樹就長高了?再看身邊,兒子、外甥、外甥女,一個個高挑挺拔,精神抖擻,我自己,到矮了半截。

              一晃,小樹長大了,孩子們也長大了。

              大姐被姐夫叫去幫忙,我和幾個大孩子在麥地周邊邊撿杏邊說笑,不一會功夫,黃橙橙的杏裝滿了兩大筐。直起腰看樹上,還是黃燦燦一片,尤其樹梢的杏子,又大又鮮嫩,喊外甥上樹搖下來,卻不見了外甥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正張望,外甥在不遠處大聲喊我們回家,說收割機馬上要來收割剩下的一大片麥子。趕緊抬了竹筐返回,卻沒馬上回家,和孩子們一起站在地頭看收割機收割麥子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  那真是一場緊張又富有生機的戰斗。收割機快速旋轉著、切割著,整整齊齊的麥穗眨眼間變成了麥粒,飛揚地麥草在收割機后灑下一條條黃白相間的斑馬線,孩子們不停地歡呼,我家小帥第一次近距離看到這么緊張歡快地場面,激動地跑前跑后,一連聲地說:收割機真好,可以省下爺爺姑姑人工收割了。

              聽到不知不覺已站在我身后的大姐輕輕地說:其實,還是親手收割麥子好,雖然熱點、累點,麥地卻比收割機收割地干凈,麥草也好,可給家里的牛冬季做飼料。

              我知道,這是大姐的心里話,現代化的設備確實好,老一輩的農人,更愛著他們樸實肥沃的黃土地,一把汗水一把鐮刀的收成,才是他們最大的欣慰和享受。

              正想著,大片麥田已剩下一行行呻吟著的麥茬,即將西沉地太陽光折射在麥茬地上,映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。麥地中間的一棵棵杏樹獨自挺拔,黃燦燦的杏子在葉片中相互凝望。

              六月的村莊,六月的農人,六月的大地,一派火熱地景象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不覺到了歸家的時間,吃罷大姐準備好了的豐盛晚餐,帶上好心情,帶上大姐一家豐收地喜悅,帶上親人摯愛地情懷,輕輕地我走了,我輕輕地作別,麥收杏黃的時光。

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熱點文章
              6701彩票网